袁枚的两首七绝,刻画生动,充满诗趣,令人感触良多

发布日期:2024-01-30 04:24    点击次数:164

古代一些文人墨客天赋异禀,又读书勤奋,可是由于各种原因,他们最终未能在仕途中大展宏图,于是便转而潜心于诗文创作,并取得了不凡的成就。

清代才子袁枚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,他在县令任上兢兢业业,努力当好百姓们的父母官,可是朝廷对他的辛勤付出并未进行嘉奖,从而让才子倍感寒心。

他深感自己可能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,于是干脆挂印辞官,后来他回忆过往,写下当年的一些难忘经历。下面介绍袁枚的两首七绝,刻画生动,充满诗趣,令人感触良多。

释褐

学著宫袍体未安,蓝衫转觉脱时难。

呼僮好向空箱叠,留作他年故旧看。

袁枚在乾隆四年考取进士,并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。金榜题名,并能光荣地行走在翰林学士的行列中,诗人心花怒放,于是赶紧换上朝廷赏赐的官袍。这首诗就生动地展现出袁枚换装后的体验,颇有诗趣。释褐,指新中的进士需要在太学行礼,脱去布衣,换穿官袍。

袁枚模仿着其他人的动作,开始试穿新装,虽然觉得有些手忙脚乱,终于还是在大家的嬉笑声中穿戴整齐,于是赶紧来到镜前细看。可是不看则已,瞥了一眼之后,他反而感到心慌意乱。

镜子里的那人看起来非常威严,但又显得毫无自信,与自己平时风流潇洒的形象比起来,简直判若两人,诗人顿时觉得有点忐忑不安。更糟糕的是,新装穿起来非常别扭,要脱下来了更是困难,最后他不得不喊人帮忙,才勉强学会操作,却弄得自己满头大汗。蓝衫,暗指官品较低。

后两句耐人寻味,诗人伺候这件新袍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一点也不觉得舒服,于是便吩咐小僮将其叠好,然后放入空箱,等到适当的时候,拿给那些故友欣赏。

后来袁枚外派担任县令,由于多年得不到升迁,于是索性辞官归隐。致仕后的诗人徜徉在名山大川之间,游历于名胜古迹之中,心情舒畅,自在逍遥。

他还曾吟诵“吹笛江头换葛巾,出山明月入山春。”与当初担任翰林学士比起来,这位随园主人似乎更喜欢葛巾、布衫,可见脱下官袍后的才子感觉一身轻松,全文也令人感触良多。

到家

壁上泥金经雨淡,窗前梅柳带春寒。

娇痴小妹怜兄贵,教把宫袍着与看。

袁枚兄妹五人,妹妹袁素文排行第三,她端庄秀丽、身材颀长,喜欢读书、擅长女红。袁枚小时候经常与她到野外捉蟋蟀、骑竹马,玩斗草、堆雪人,兄妹之间感情深厚。这首诗描写生动,刻画了妹妹的鲜活表情,令人如临其境。

前两句描写诗人有一次回家探亲的感受,由于老屋年久失修,又经常遭到雨水浸泡,墙壁上用泥金描绘的装饰图案早已变得浅淡。窗前的梅花已经绽放多时,柳树却尚未萌芽,展现出一派春暖乍寒、寒气袭人的场景。

后两句刻画细腻,“娇痴”二字,表达出小妹在兄长面前表现得娇纵和痴顽的活泼模样;“怜兄贵”三字,则又进一步传达出妹妹能够体会到哥哥寒窗苦读、衣锦还乡的不易。

最后一句是指妹妹让哥哥穿上官服,让她欣赏其威严儒雅的不凡气度,也委婉地刻画出妹妹为能有这样的兄长而感到自豪。

诗人心中感受到的温情,与首联中展现出的严寒天气形成了鲜明对比,令人印象深刻。可惜妹妹的身世非常凄惨,袁枚在其《祭妹文》中就记录了他的这段家事。原来袁家与如皋高家曾指腹为婚,高家因其子放荡不羁,就主动请求退婚。

可是袁素文困于封建礼教,却非要嫁给对方,结果她在婚后经常遭到丈夫虐待,最终郁郁而终。诗人后来追忆自己及第还家后的经历,想起小妹的音容笑貌,心中悲愤,于是赋诗抒怀,也在不经意间为后世留下了一首佳作。



相关资讯